专‧家‧观‧点-经济部应让大同股临会尽速召开

自630一场闹剧般的股东会至今,大同公司争议已经过一个月时间,股东临时会却迟迟无法召开,股东被剥夺的权益无法得到应有的、立即的救济,凸显国内法源不足,也让各界质疑主管机关处理大同案的决心与的效率。

6月30日召开的股东会不仅违法,继之所产生的董事会也遭经济部驳回变更登记。以董事长林郭文艳为首的公司派,擅自认定市场派有中资成分,并以违反企业并购法为由,强行剔除53%合法股东的投票权,根本踩法律红线,因此股东当然有权利在合法前提下召开股临会。

只不过,欣同、罗得公司分别向经济部递件申请召开股临会,经济部发函要求大同公司在收到公文七日内回复,预计在8月初截止回复,经济部表示将在收到大同公司两案回复后再「并案」审查;不禁让人质疑主管机关有配合大同公司拖延时间之嫌,尤其金管会已明令大同股务必须委外办理,却任由大同公司自寻委外股务,也让人心生公司派依旧拥有主导权的疑虑。

欣同、罗得分别申请召开股临会,经济部为何要并案审查?不能即审即核?尤其金管会早就否认中资议题,大同公司依旧以「中资问题」回复经济部,可预见罗得公司的申请案,大同仍旧会「复制贴上」。经济部要等回复完成才审查,假设又有第三家、第四家提出申请,经济部是否也要等到大同公司以相同理由全部回复,再全部并案审查?核准股东自行召开股临会到底有多难?

看来主管机关倾向由公司召开临时股东会,问题是,不仅6月30日选出的董事会不合法,上一届董事会合法性也还在诉讼,且一二审都认定不合法,此时要求股东再向董事会提出临时股东会申请,根本行不通,也说不过去。

虽然主管机关已勒令大同不能自办股务,但根据台湾代办股务机构作业要点,大同单单找股务代理证券商就有理由延宕,也可针对股务自办提诉愿。市埸传言,大同公司已有国内某家金控证券商配合,且要求原来的股务代理作业,如此股代是换汤不换药,在「假委外真自办」的疑虑下,主管机关如何做到公平客观?

外界皆称这是一场「大同之乱」,乱象至今无法解决,主管机关经济部恐怕难卸其责?也难怪股东会质疑主管机关提振公司治理的决心,至今迟迟不愿核准召开一场合法的临时股东会。

专家传真-后疫情时代 房市信心真回笼

随着国内进入后疫情时代,国内不论是住宅、商用不动产的景气表现格外引人注目,特别是台湾经济研究院的营建业营业气候测验点已于2020年5~6月重回信心回升的象限,同时不动产业者对于未来半年景气看坏的比例也于2020年6月来到0%的低档,显然确立4~5月为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影响国内房市最明显的期间,而在递延性买盘、长期性置产的族群出炉下,估计2020年前三季国内六都建物买卖移转件数有机会由上半年的-2.1%转为小幅正数态势。 事实上,由于目前房贷利率来到史上新低,市场资金也相当充沛,加上全球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尚未获得完全的控制,各家预测机构对于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