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克和贝佐斯都采用的「尴尬沉默法则」

尴尬的沉默法则对批判性思维很有帮助,同时也是开发情商的关键。尴尬沉默的规则很简单:当面对一个具有挑战性的问题时,你不回答,而是停下来深思你想要怎么回答。你可以在5秒、10秒甚至15秒之后才给出答复。如果你不习惯这么做,一开始会觉得很尴尬。苹果CEO库克和亚马逊CEO贝佐斯都在工作中大量应用了这种法则。

提姆·库克和杰夫·贝佐斯经营著世界上市值最高的两家公司。从表面上看,两人似乎表现出截然不同的个性。但在他们的公司内部,两人都以同一种奇妙的做法而闻名:

他们都遵守「尴尬沉默的法则」。

正如我之前所描述的,「尴尬沉默的法则」很简单。当面对一个具有挑战性的问题时,你不要直接回答,而是停下来,深思熟虑你应该如何回答。这不是短暂的停顿,而是需要花几秒钟(10秒、20秒或更长时间)来思考问题,然后再做出回答。

如果你是处在接收端--而且不习惯这种沟通方式--这种方式可能看起来非常尴尬。

在苹果公司,库克采用这种做法已有多年。早在2008年,《财富》杂志的一篇文章就说,在会议上,库克「以长时间的、令人不舒服的停顿著称,这时你听到的只是他撕开他不断吃的能量棒包装纸的声音」。

在亚马逊,贝佐斯也利用了「尴尬的沉默法则」,不过是以一种更有条理的方式。这包括在会议开始时抽出时间,据说长达30分钟,让所有人默读打印出来的会议备忘录。这样做的目的是让与会者有时间仔细阅读备忘录,进行思考,甚至​​可以涂写最初的想法和观点--所有这些行为都不会被打断。

「对于新员工来说,这是一种奇怪的体验。」贝佐斯曾在另一次《财富》的采访中说。「他们只是不习惯静静地坐在房间里,就像和一群高管一起坐在自习室。」

但是,这些「无声的开始」确保了与会者的全神贯注,如果作为准备工作分配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去做,很多人可能不会投入必要的时间来思考这样一份备忘录。

库克和贝佐斯并不是唯一接受「尴尬沉默法则」的人。伊隆·马斯克在接受采访时,经常要花5秒到甚至15秒的时间来思考,然后再给出答案。史蒂夫·乔布斯曾经用了近20秒的时间来回应一次人身攻击,他做出了完美的回应。

「尴尬的沉默法则」作为情商的工具一直很有价值,因为它能让你平衡思维和情感,而不是简单地根据感觉做出反应。

但今天,这条法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有用,因为世界在过去十年里的发展。

为什么「尴尬的沉默法则」比以往更有价值?

我们生活在一个人人都要求即时满足的世界里。

电子邮件应在当天回复。Slack和简讯应该马上回复。你忘记了按时参加Zoom视讯会议?没问题,中途你仍然可以加入。还有紧接着的会议也可以参加。(毕竟,现在一切可以虚拟,你甚至不用离开办公桌,对吧?)

但这种即时通讯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它让人没有时间去思考。

是的,去思考,去批判性地思考。

批判性思维要求对一个主题进行深入和仔细的考虑。它需要反省和回顾,它涉及对事实的权衡和分析,以及仔细的推理,它的结果是建立深刻的联系。

没有时间,这一切都不可能。

而时间已经成为这个星球上最大的奢侈品。

但当你接受了「尴尬的沉默法则」,你在某种意义上就偷回了时间。时间曾经被浪费在无意义的回复上。时间曾经被浪费在告诉别人你认为他们想听到的东西上,而不是你真正相信的东西上。

一旦你练习得足够多,你就不会再觉得「尴尬的沉默法则」很尴尬。因为虽然长时间的停顿来思考问题,一开始可能会显得很奇怪,但你会开始意识到它提供的许多好处。

例如,「尴尬的沉默法则」让你:

  • 屏蔽掉外部环境的干扰
  • 锻炼你的思维能力
  • 更有效地解决根本问题
  • 给予更深入、更周密的回答
  • 让你的情绪达到平衡
  • 与你的价值观和原则保持一致
  • 说你所想的,想你所说的
  • 增加你的自信心

这对于短短10到20秒的思考时间相比,可能听起来很多,但是一旦给你的大脑多一点时间去做它应该做的事情:把事情想清楚,你就会惊讶于大脑的成就。

所以,下一次当有人问你一个具有挑战性的问题,甚至是表面上看起来很简单的问题时,请抵制住诱惑,不要用你想到的第一件事来回答。

相反,拥抱「尴尬的沉默法则」,在说话之前先思考一下。

为了确认波音737Max可以复飞,美FAA局长亲自试飞波音737Max

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局长史蒂夫‧迪克森(Steve Dickson)说,在波音737Max飞机被批准复飞之前,还有一些工作要做,不过他补充说,他看到的情况令他满意。 迪克森星期三(9月30日)操纵波音737Max进行了两小时的评估飞行,随后发表了这番评论。 迪克森在影片记者会上说:「我们仍然有一些工作要做。我认为,我今天的飞行和我所接受的培训让我作为一名飞行员有了一个很好的基础,可以了解这些系统并了解如何使用它们。」 迪克森之前曾保证说,在他亲自驾驶这种飞机并确信其安全之前,他不会批准复飞。有两架波音737Max在五个月的时间里先后坠毁,造成346人遇难。 在这两起坠机事件中,被称为MCAS的控制系统存在缺陷,触发一个气流传感器传出错误数据,一再强力将机头下压,而飞行员则艰难地试图干预。 监管人员随后在2019年3月下令所有波音737Max停飞,波音一直试图争取为这种机型重新获得飞行认证。 迪克森局长曾